当前位置:运城地市风采 > 交警风采
更多

泪别战友!江文辉,一路走好!
来源: 宣传科转发公安部交通安全微发布    发布时间: 2019-02-28 11:28:57    
0

苍穹含泪悼英雄,大地哀歌送英魂。


金州苍穹含泪别

风雨无声颂忠魂


2月24日上午,江文辉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兴义市福禄山殡仪馆举行。


贵州省公安厅、黔西南州委政法委、公安局党委、交通管理局等领导及交警代表、江文辉同志亲属及生前好友等共1000余人从四面八方赶来,送别亲人,送别战友。



壮志千秋铸警魂

豪情万丈慰英灵


从警23年来,江文辉一直扎根在基层一线,甘于平凡,任劳任怨,一心为民,时刻保持着共产党人的蓬勃朝气、拼搏锐气和浩然正气。


江文辉默默无闻的把职业和工作当成自己的生命一样热爱,他是贵州省公安厅交警总队评为省级执法标兵,多次被中共望谟县委评为先进个人。自己主抓的工作年年取得优异成绩,所在单位先后荣获全州先进基层党组织、全省交警系统规范执法示范标准岗等 38项荣誉。



作为基层公安民警中普普通通的一员,江文辉始终不忘一名共产党员、一名基层干部的责任和担当,时刻不忘尽责履职。为了人民公安事业、为了交通安全事业鞠躬尽瘁、坚持不懈!他正是习近平总书记讲的“和平年代,公安队伍是一支牺牲最多、奉献最大的队伍,大家没有节假日、休息日,几乎是时时在流血、天天有牺牲”的队伍中的一员。


好战友!江文辉,一路走好!



13岁女孩,喊一声爸爸撕心裂肺

  ——追记贵州省望谟县交警大队教导员江文辉


江文辉,男,汉族,1967年9月15日生,贵州盘县人,中共党员,大专文化,二级警督。1991年9月参加工作,1995年10月参加公安工作,2002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生前任望谟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教导员。2019年2月21日凌晨5时许,长期超负荷工作的江文辉在寝室内突发脑溢血不幸离世。



“爸爸!爸爸……”接到噩耗的13岁小姑娘江为霖,从学校赶了160公里路来到父亲工作的地方——望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她扑在父亲身上号啕大哭的声音撕心裂肺,让守在身边的一群面色凝重的警察叔叔忍不住直掉眼泪……


2019年2月21日凌晨5时,望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教导员江文辉同志因长期超负荷工作,在单位寝室内因突发脑溢血不幸去世,享年51岁。在本职岗位上勤勤恳恳奉献23个年头,拖着一身病体以队为家,生前就已亏欠着送走父母和妻子的他,如今突然撒手而去,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家和这个才刚刚就读初中一年级的唯一的孩子!


江文辉这一去,女儿便成了孤儿……


苦干实干,耕耘的脚步只管奋勇前行


江文辉,男,汉族,贵州六盘水市盘县(盘州)人,大专文化,二级警督警衔。位于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望谟县,是他的第二故乡,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就是他的家。


江文辉自参加公安工作以来,一直在望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工作,从年轻民警到两鬓染霜,交警大队的民警走了一波又一波,可他却一直在坚守,时间在变,岗位在变,但从警的初心却一直没有变。



生前,作为交警大队的教导员,江文辉主抓单位的党组织建设、民警思想政治工作、交通安全宣传、农村道路交通安全整治等工作,他既是指挥员,也是战斗员。


每一次交通违法专项整治行动,他都在一线参战;每一次交通违法案事件处理,他都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办理;每一次交通安全知识宣传,他都用最通俗易懂的语言将法律知识和安全常识普及到百姓心中。


交警江文辉,教导员江文辉,党员江文辉…… 


江文辉有很多身份,但他最看重的是“党员江文辉”,最在乎的是“交警江文辉”。 在他心里,共产党员是自己砥砺前行的不竭动力和精神支柱,交通警察是他服务人民的最好身份和最佳岗位。


2014年,作为脱贫攻坚主战场的一员,江文辉到望谟县乐元镇谭龙村任驻村第一书记。到任的第一天,泥泞的山路伴着多处塌方,车辆根本无法前行,他只能徒步1个多小时进村挨家挨户走访,了解贫困原因,倾听百姓诉求,共谋脱贫路子。


要致富,先修路。江文辉扎下根来修路,这名见了太多交通安全事故给农村家庭带来巨大灾难的驻村第一书记,每天坚持在施工路段监督质量,与村民同劳动同休息,保证通村公路按质按量完工。


“哪里路修窄了,哪里弯道太大,哪里坡度太陡,哪里应该修会车道,江警官都亲自监督。修路那段时间,他天天都在路上盯到起,我们都晓得,他怕路修不好大家开车出事。”乐元镇谭龙村党支部书记韦正福在谈到江文辉驻村修路的事情时这样说,这条让当地百姓通往外界的致富路修通后,至今没有发生过一起交通安全事故。


路修通了,江文辉又帮助解决了全村百姓祖祖辈辈“靠天喝水”的难题,寻找水源点,修建蓄水池,安装自来水管。如今,全村百姓都喝上了干净的自来水,水龙头一拧,哗哗的流水声就像幸福的歌谣在每家每户唱响。


“江警官隔三差五的就来和我们摆龙门阵,帮我们找致富的路子,养殖黑山羊、规模化种甘蔗、退耕还林种经济林木……现在我们生活越来越好过了,可他却走了,我一定要去送送好人江警官最后一程!”惊闻噩耗的韦正福哽咽的说到。


这些年,事无巨细,工作兢兢业业,长期的超负荷运转,让江文辉的身体每况日下,肾结石、支气管炎、高血压、痛风等病痛长期折磨着他,可他却因为工作太忙,一拖再拖。堂堂七尺大汉,随时有可能倒在工作岗位上,让人揪心!


在2019年1月25日的体检报告中,医生给江文辉的建议足足三页纸,医嘱建议就达22项。其中针对高血压病、窦性心律过缓、脑血管弹性减退等病状,医生建议急需到医院接受治疗,可想到春运、“两会”安保、黄标车治理、文明创建行动、毒驾酒驾整治等等工作一项接着一项,江文辉还是把体检报告放在了一边,在他看来,只要撑一撑,等忙过这一阵,就有时间了……


从警23年,江文辉默默无闻的把职业和工作当成自己的生命一样热爱,多次被中共望谟县委评为先进个人,还被贵州省公安厅交警总队评为省级执法标兵,自己主抓的工作年年取得优异成绩,所在单位先后荣获全州先进基层党组织、全省交警系统规范执法示范标准岗等 38项荣誉。


抗灾救灾,坚守的身影聚拢人间温情


英雄不在骁勇强悍,而在于忠诚坚守。交警江文辉,正是如此这般。



2006年至2018年,望谟县先后发生三次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两次遭遇雨雪冰冻灾害。每一次抗灾救灾和灾后重建,江文辉都冲在第一线。


望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韦三对2008年3月的那一场特大凝冻灾害记忆犹新。当时,望谟县凉风坳、凉厅路段大面积凝冻,通往贵阳的必经之地打易镇已严重积冰,车辆无法通行,归心似箭的数百名乘客被迫滞留在凉风坳沿线。


接到警情后,江教火速带队赶赴现场勘察,发现滞留车辆因严重打滑无法前行。在这种情况下,江教带着4名民警、辅警扛着盐袋徒步穿行在静止的车流中,沿着车辙撒了五六公里,并一路提示驾驶人员听从交警指挥、注意行车安全。


“当时除了撒盐除冰,江教还带着大家抡起铁锹,跟着当地的干部群众一起清理积雪,大冷天的,硬是个个累得汗流浃背。不过在乘客看来,却是平安回家的希望!”韦三说。


交警大队的民警说起“江教”如数家珍。


2008年5月26日凌晨起,望谟县发生特大洪涝灾害,该县复兴、新屯、乐旺、打易、郊纳、打尖、石屯、桑郎等乡镇遭受严重水灾,次日又普降暴雨。油迈、乐旺、桑郎、新屯、复兴等乡镇降雨量在70毫米以上,洪水比头一天更为凶猛,县道纳坝桥至乐旺镇沿线被山洪冲断,靠近乐旺段山体滑坡,急需为救灾物资运送排查路况信息。


江文辉带着队员徒步全程,统计滑坡路段、缺口数量并分析报告维修难度和所需时间,及时向指挥部提出了绕道紫云方向提高运输效率的建议,相比维修原路来说,大大节约了救灾成本、节约了救灾时间。


这一年,江文辉所在单位被评为全省公安机关抗灾救灾先进集体。


此外,在2011年6月6日那场突如其来的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中,地处麻山腹地的望谟县伤痕累累,打易、打尖、郊纳、乐旺、新屯、复兴等8个乡镇受灾,农田、道路被冲毁,家园被山洪泥石流淹没,肆虐的洪水冲毁了通往县城的交通要道。


在通往兴义的省道荔八线上,有一处名叫“李子园”的道路路桥被河水冲垮,导致县里调运的救灾物资无法抵达一线,江文辉组织人力在河道架起简易木桥,保障轻型车辆临时通过和运送救灾物资。


为了避免重型车辆过桥时陷落河道、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江文辉带着3名辅警到断桥两端实施24小时交通管控,就地设岗,困了就睡在车里,饿了就吃随车携带的方便面。


民警韦三知道江文辉身体不好,多次主动请缨与他换班,实在是希望他能回到城里调整休息一下。


“换哪样换,再顶个两三天没有问题!”江文辉的坚守,整整11个昼夜,保证了县里数十次调运的30余车抗洪救灾物资顺利抵达前线……


然而,人毕竟不是铁人,都是骨肉之躯。


民警欧阳慧超谈到,江文辉在2016年就被查出肾结石,由于前期病痛不是十分明显,也就没太在意。2018年底,江文辉的肾结石疼痛加剧,有些担心的他主动前往医院检查。


想到工龄23年了,可以休15天的年假,便与医生约定了手术治疗时间。12月30日,雨雪凝冻天气突袭望谟,看到队上抗凝保畅、启动春运和州、省“两会”安保等工作忙得不可开交,江文辉的休假与治疗又搁置起来,公路上撒盐、疏导、铲冰、除雪,他与战友们一起一次也没有落下。这一晃,不知不觉就过了春节……


或许,身为警察,很多时候只能自顾不暇,唯有忠诚于职守和百姓的安危放不下!


作为与江文辉共事时间最长的民警,韦三对江文辉的热心、爱心和真心记忆犹新:“2015年,大队辅警罗天江的父亲过世,小罗家庭十分困难,为父亲办丧事急需用钱。江教知道后带头捐助,还组织大队民警集体募捐。有一次江教去医院看病,无意间听到一位治疗白血病的女孩家人为医疗费发愁,江教了解详细情况后,组织大队全体民警捐款,我清楚的记得自己也跟着江教捐助了500元。还有一年摩托车驾考工作期间,一位报考者在考前因事故离世,江教获悉后,及时联系报考者家属,将报考费如数退还……”


交警大队的民警们说,江文辉真诚而正派的为人处世,影响着一届又一届新来的民警、辅警。


至亲至爱,留下的回忆那样动人揪心


谁也没有想到,江文辉最终还是倒下了,倒在了他热爱的公安交管事业上,这名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基层公安民警永远离开了他的战友,离开了他最亲的女儿。



“爸爸,我求求你,别丢下我……”


女儿的叫喊,不知包含着多少绝望、无助与心酸!


在江文辉出事前两天,江文辉才将女儿送到远在兴义市的她的姨妈家,可是谁也想不到这一送却成了永诀。


2014年,江文辉刚送走年迈的父亲,还没从痛失至亲的悲痛中走出来。妻子王利秋又被查出患有罕见的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渐冻症),生命一天天消逝。看着妻子日渐消瘦萎缩的身体,他才意识到亏欠妻子的实在太多太多。


从结婚时起,江文辉就一直在望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上班,他与妻子总是聚少离多。因为妻子在兴义市马岭小学教书,下班后的时间比江文辉要充足,所以老人和孩子都跟着妻子生活在兴义市,平时王利秋就一边上班一边照顾老人和孩子,很是辛苦。


得知妻子的病情,江文辉想方设法带着妻子四处求医,哪怕欠下了几十多万元的医疗费,他也从来没有向单位提出困难、从来没跟战友说一声,只是自己默默承受。可是上天并不怜悯的他的无奈和付出,2016年3月,死神无情地带走了王利秋。


妻子走后,江文辉因为工作原因,没时间把女儿带在身边照顾,只好将女儿送到她的姨妈家,让他们帮忙照顾小霖。而兴义到望谟相距160公里,江文辉和女儿见面机会少的可怜。2018年,江文辉本来想请5天年假到兴义好好陪陪女儿,工作一忙又取消了。每次值班,江文辉都会想起女儿,想女儿的时候,他都会默默翻开手机看看女儿的照片。


“江教在的时候,特别喜欢翻小霖的照片,聊小霖的事情,小霖也特别的懂事。有一次,江教值夜班,翻到了小霖姨妈发给他的一张照片,那是小霖正在认真学习的照片,时间已是凌晨一点……江教一脸骄傲地跟我说,小霖一直都很懂事,从小到大就没让他担心过、操心过。但是,小霖越是这么懂事,越是让人心疼。江教觉得自己亏欠孩子太多,没有给小霖一个完整的家和完整的爱。”与江文辉共事的民警王美刚哽咽的说。


原以为时间会带走所有的悲伤。可祸不单行,2018年,江文辉的母亲离世,小霖和父亲送走妈妈不久,又送走了奶奶,现在她还要送走这世间唯一的亲人——父亲。


爸爸走了,小霖的天也塌了。因为父亲,也一直是小霖的骄傲。


<span style="mar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