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同公安交警 > 风土人情
分享到:
更多

平城之京畿(上)
来源: 大同晚报    发布时间: 2017-07-24 16:21:24    

大同1600年前,北方游牧民族拓跋鲜卑人在此建都,时间长达96年。然而当时的平城具体位置在哪里?平城的规模和建制又如何?平城的周边为此又发生了哪些变化?面对这些问题,能够回答的就不多了。为此,世世代代的学者和专家,甚至还有外国考古者都进行了长期的考证和研究。

公元398年,马上英雄、草原之王、拓跋鲜卑部落联盟之首领拓跋珪,把刚刚建立不久的政权选择在平城建都,并非突发奇想,或者是有仙人指点,而是“蓄谋已久”的。事实上,远在北魏之前,平城已然是北方游牧民族与中原汉人广泛联系和频繁交往的地方。我在《大同蓝》歌词写到“大同蓝,在雁门之北,草原之南”。雁门山,今代县一带,古称陉岭,又称勾注山。雁门山以北,内蒙大草原以南,这一带,恰恰就是古代平城的所在地。它是数千年大漠草原上的马上民族与内地商贸交流的必经之地,而内地的官吏,或者民间商队,与北部来往,或者出使西域,同样都会出雁门而北上。平城一带,秦汉时期,大部分属雁门郡,东部一隅属代郡,西部一度曾属定襄郡。汉朝,在此设平城县,后汉族势力南移,此地成为匈奴、鲜卑等北方东西游牧民族的商贸集散地和活动场所,此中,以拓跋鲜卑人尤为突出。神元帝拓跋力微之孙拓跋猗卢,早在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渡时期,就在平城一带长期落脚,并进行农牧开发。拓跋珪作为拓跋猗卢的后人,他把立都的目标选在平城,是太正常不过了。

俗话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道武帝在建立大魏王朝之前,灭掉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国家或部落,这个王者是如何对待这些“败寇”的呢?那些顽抗者,那些他认为留下来会成为“祸根”的皇族,自然被毫不留情地杀掉,而那些昔日过惯了富贵日子的嫔妃、夫人、宫女们,则没入平城为奴,还有黎民百姓、能工巧匠们,则大部分被强制性地迁徙到平城,或者周边的地区。道武帝之后,也有大批的败国之人口,被迁徙而来,当然也由于其他原因,还有部分人口被疏散或者分流,平城地区的总人口,一直保持在120万到150万左右,甚至更多。平城人口的膨胀,刺激了平城的建设,也因为这些人口里聚集了许多各类型的人才,保证了平城的建设和发展。